熱門標簽:代寫本科論文 寫作發表 工程師論文 代寫一篇論文多少錢
當前位置: 代寫一篇論文多少錢 > 文學論文 > 莎劇“瘋癲”委婉語構成方法和使用特點

莎劇“瘋癲”委婉語構成方法和使用特點

時間:2019-06-13 14:14作者:曼切
本文導讀:這是一篇關于莎劇“瘋癲”委婉語構成方法和使用特點的文章,委婉語讓莎劇的語言更加豐富多彩, 提升了作品的藝術價值;加深委婉語的理解, 也能幫助讀者更好地鑒賞莎劇獨一無二的魅力。

  摘    要: 莎士比亞四大悲劇中都有引人注目的“瘋癲”意象, 也充滿了“瘋癲”含義的委婉性表達。以四大悲劇為語料, 探討莎劇“瘋癲”委婉語的構成方法、使用特點以及遵循的原則。莎劇委婉語構成方法豐富多樣, 委婉語的使用在提升語言魅力、塑造人物形象、表達人物情感等方面有著不容忽視的作用。

  關鍵詞: 莎士比亞四大悲劇; 瘋癲; 委婉語;

  Abstract: In Shakespeare's four great tragedies, there are noticeable images of “madness” and euphemistic expressions related to “madness”. Using samples from the four great tragedies, the construction, characteristics, and principles of euphemistic expressions of “madness” are explored. The construction of euphemistic expressions in Shakespeare's plays is rich and varied, and euphemism plays a noticeable role in making language attractive, shaping characters and expressing characters' emotions.

  Keyword: Shakespeare's four great tragedies; madness; euphemism;

  一、引言

  委婉語 (euphemism) 有著明確的定義內涵。《A Dictionary of Euphemisms and Other Doubletalk》將euphemism定義為用溫和的、令人愉悅的、婉轉的詞語, 代替粗魯的、令人不快的、冒犯的詞[1];《Routledge Dictionary of Language and Linguistics》將其視為修辭工具的一種, 對令人反感、有貶損含義的詞語作令人愉悅的替換[2]。漢語“委婉語”的表達方式更加多樣化, 王希杰稱之為“婉曲”, 指的是“不能或者不愿意直截了當地說, 而閃爍其詞, 轉彎抹角, 迂回曲折, 用與本意相關或相類的話來代替”[3];陳望道將委婉語分為“婉轉” (用委曲含蓄的話烘托暗示, 不直白本意) [4]135與“避諱” (不直說忌諱的事物, 用其他話語回避與美化) [4]137。根據以上各家定義可以確定, 英語“Euphemism”與漢語“委婉語”是同一種表達方式, 均是用間接、迂回、模糊的說法來代替需要避諱的事情或事物, 以達到禮貌、維護面子等目的。

  國內學者研究委婉語的分類、構成方式、語用原則等方面, 但涉及莎劇委婉語的較少。莎劇委婉語與一般委婉語有共同之處, 同時也有自身的特點。有學者把委婉語分為兩種:一是狹義上的委婉語, 即一些詞或短語是約定俗成的委婉表達, 例如pass away婉轉表達die;二是廣義上的委婉語, 用各種手段臨時構建的委婉表達方式, 具有臨時性、個別性的特點[5]19。莎劇委婉語多數屬于后者, 根據語境臨時靈活構建, 與情節緊密相關。束定芳將委婉語分為詞匯手段、語音手段、語法手段、語用手段、省略等, 何善芬把委婉語構成方式分為合成法、曲讀法、借讀法、語意揚升法、語意轉換法等[6]377-380。但都統而述之, 采用演繹法, 先敘述構成方法, 再用個別例子加以證實;本文則采用歸納法, 從莎劇語料中歸納總結出委婉語構成方法。委婉語的使用離不開語用原則, 徐海銘提出了委婉語禮貌原則與保護面子原則[7], 沈彤認為委婉語應遵循美好中聽原則和若即若離原則[8]。同時, 國內學者對莎劇瘋癲意象也有探究, 如劉森林通過分析莎士比亞悲劇中人物的對話形式來探究其語用策略[9], 馬粉英著重分析《李爾王》中的瘋癲意象, 但對“瘋癲”表達式未進行專門探究[10]。

莎劇“瘋癲”委婉語構成方法和使用特點

  國外學者的相關研究多集中于莎劇“性”的委婉表達。Ghanooni研究《羅密歐與朱麗葉》中性雙關語及其翻譯策略[11];Johnson專注于莎士比亞筆下“性”含義的雙關語研究, 例如莎劇與十四行詩中多次出現的“to acquaint”[12];Doloff論述了哈姆雷特對于女性貶損的委婉表達, 但均未涉及“瘋癲”的委婉語研究[13]。本文在前人關于莎劇委婉語、“瘋癲”意象等研究的基礎上, 探究莎士比亞四大悲劇中“瘋癲”委婉表達的構成方法和使用特點, 并分析其語用原則, 希望對深化委婉語研究有所幫助。

  二、莎劇“瘋癲”委婉語構成方法

  莎劇委婉語構成方法豐富多樣, 我們通過考察和分析“瘋癲”委婉語的相關語料, 發現瘋癲的委婉表達手段有以下六種。

  (一) 間接迂回法

  間接迂回法指的是長詞或多個詞語折繞地表達一件不便直言的事物[6]379, 可以理解為拐彎抹角或短話長說, 比如:

  (1) Faith, e’en with losing his wits.

  (2) If Hamlet from himself be ta’en away / And when he’s not himself does wrong Laertes, /Then Hamlet does it not; Hamlet denies it.1

  例 (1) 摘自《哈姆雷特》, 是哈姆雷特與小丑甲的對話, 小丑并未認出哈姆雷特, 說他們的丹麥王子發了瘋, 用了“他丟失了智識”來委婉的表達。例 (2) 是哈姆雷特與雷歐提斯決斗前的對白, 哈姆雷特自我辯解說, 做了對不起雷歐提斯的事是在自己瘋狂的時候, 用了“他不是他自己”這樣間接迂回的表述方式。莎劇的間接迂回法用更多詞語來替代單一、直白的mad, 用“不再擁有正常理智”這樣含有否定意義的表達式委婉表示瘋癲含義。

  (二) 寬泛模糊法

  寬泛模糊法是將禁忌語的所指從程度的范圍上擴大, 或把具體事物說得抽象, 故意模糊其意象[6]380, 比如使用it、thing、problem含義寬泛的替代詞語, 模糊詞義而達到委婉的目的。莎劇擅長使用這類模糊詞語構成“瘋癲”委婉語。

  (3) How long hath she been thus?

  (4) Do not muse at me, my most worthy friends, /I have a strange infirmity, which is nothing / To those that know me.

  例 (3) 國王看到奧菲利婭在自己面前發瘋歌唱, 脫口而出她這樣多久了, 滿懷同情愧疚的國王用模糊的thus來形容奧菲利婭的瘋癲。例 (4) 選自《麥克白》, 麥克白在宴席上看到自己害死的冤魂而胡言亂語, 鬼魂隱去后恢復神智, 為了避免群臣猜忌, 說自己“有一種怪病”, 來掩飾心虛引發的瘋癲。infirmity是madness的上義詞, 詞匯所指范圍擴大, 表達也更為抽象, 從而達到委婉表達的目的。

  (三) 降格陳述法

  用溫和或側面的敘述替代直接的表達來弱化事物, 掩蓋其真實性, 為降格陳述法[8]74, 實際情況比字面所指更為嚴重。這是莎劇“瘋癲”委婉語又一種構成方法。

  (5) But come, /Here as before: never—so help you mercy, /How strange or odd some’er I bear myself.

  (6) And so have I a noble father lost, /A sister driven into desperate terms…

  例 (5) 為哈姆雷特與朋友霍拉旭的交談, 哈姆雷特表示今后“要故意裝出一副瘋瘋癲癲的樣子”[14]118, 要霍拉旭為自己保守秘密。而這里的瘋癲弱化為strange or odd, “古怪”是瘋癲的表現形式之一, 但含義的嚴重性則大大降低了。例 (6) 奧菲利婭發了瘋, 他的哥哥雷歐提斯質問國王“一個好好的妹妹就是這樣白白瘋了不成”[14]181, 而原文采用“妹妹到了絕望的境地”, 奧菲利婭因絕望而發瘋, “絕望”是瘋癲的前奏, 以絕望代替瘋癲, 弱化了瘋癲的嚴重性, 體現了哥哥對妹妹的呵護之情, 對妹妹“絕望”感同身受的共情心理, 對妹妹的瘋癲有維護和掩飾之意。

  (四) 比喻法

  思想的對象同其他事物有相同點, 用其他事物來比擬思想的對象叫做譬喻, 也稱比喻[4]72。比喻是非常普遍的修辭手段, 也是莎劇委婉語中重要的構成方法, 可細分為明喻與暗喻。

  明喻是用其他事物來比喻原文所指, 比喻物與被比喻物涇渭分明, 兩種成分之間要有好像、宛如、仿佛等比喻詞連接, 英文中則應出現as、like等詞匯。

  (7) Now see what noble and most sovereign reason / Like sweet bells jangled out of time and harsh…

  這是一個非常典型的明喻例子:“現在卻眼看著他高貴無上的理智, 像一串美妙的銀鈴失去了諧和的音調。”[14]144奧菲利婭看到自己深愛的哈姆雷特精神錯亂, 哀嘆他“失去的理智”像“銀鈴失去諧和音調”, 委婉又不失優雅, 原文有明顯的比喻詞like, 此為明喻式委婉語。

  暗喻, 又稱修辭手段層面的隱喻, 比明喻更進一層。明喻形式是“甲如同乙”, 只是相類關系, 暗喻形式是“甲就是乙”, 兩者是相合關系[4]77。兩種比喻手法最明顯的區分是暗喻沒有比喻詞。

  (8) The foul fiend haunts Poor Tom in the voice of a nightingale.

  《李爾王》中多次出現“可憐的湯姆”這一瘋癲意象, 例 (8) “惡魔借著夜鶯的喉嚨, 向可憐的湯姆作祟了”[14]365。把湯姆瘋病發作 (實為埃德伽裝瘋) 比作“惡魔作弄”, 這背后有很深的淵源。《圣經·舊約·創世紀》中魔鬼撒旦化作蛇, 引誘夏娃偷吃禁果, 令夏娃喪失理性。因此在《李爾王》中, 莎翁把湯姆理智的喪失比作惡魔的干擾, 與西方文化淵源息息相關。同時, 例子中并未出現明顯的比喻詞, 此為暗喻式委婉語。

  (五) 擬人法

  擬人也是常用的修辭手法, 以物比人, 把物體當作人來描述, 用擬人手法達到委婉表達的目的, 戲劇語言因而變得生動、形象。

  (9) Make you a wholesome answer./My wit’s diseased.

  (10) Were such things here, as we do speak about, /Or have we eaten on the insane root, /That takes the reason prisoner?

  以上兩例的擬人用法很有趣味。例 (9) 用“才智生了病”來表示瘋癲含義, 例 (10) 直譯為“讓理性成為囚犯”, 有把“理性”鎖住、關押的含義, 生動形象表達了瘋癲內涵。

  (六) 典故法

  莎劇中不乏有運用典故來表達“瘋癲”的例子。典故詞語的出現通常會造成理解困難, 或者會由望詞生義引起不必要的誤解[15]。分析莎劇中典故委婉語, 能夠幫助讀者更準確地理解原文。

  (11) The country gives me proof and precedent / Of Bedlam beggars…

  (12) Let’s follow the old Earl and get the bedlam / To lead him where he would.

  以上兩例均出現bedlam一詞, 它指的是Bethlehem Hospital (伯利恒醫院) , 是15世紀倫敦開設的精神病醫院, 之后bedlam帶有瘋癲意味2。例 (12) 中單獨使用的bedlam在16世紀指釋放的精神病患者, 允許以乞討為生3。了解典故的來歷, 可知《李爾王》中兩例均有“瘋子乞丐”的意思, 而不僅僅停留在字面含義。

  三、 莎劇“瘋癲”委婉語的使用特點

  莎劇委婉語的使用有其特點, 常常與戲劇人物的形象、情緒有著密不可分的聯系, 不少委婉語尤其強調“關愛”的情感內涵。

  (一) 強調“關愛”的情感內涵

  1.“關愛”語境下的委婉語

  英語委婉語強調用詞婉轉溫和, 莎士比亞作品中不少委婉語有關愛的情感內涵。人物之間的情感如父女、母子、戀人之間的關愛, 以及出于同情、喜愛、呵護的心理, 都會大大增加委婉語的使用頻率。

  (13) And I beseech you instantly to visit / My too much changed son.

  (14) This rest might yet have blamed thy broken sinews…

  例 (13) 王后請兩位臣子去看看自己發了瘋的兒子哈姆雷特, 王后雖然在丈夫死后一個月就改嫁哈姆雷特的叔父, 卻深愛自己的兒子, 一直對兒子有維護之意, 面對兒子的“瘋癲”, 她用“大大變了樣子”的委婉表達, 不愿直接陳述兒子的精神失常。例 (14) 李爾王遭到大女兒與二女兒的遺棄, 漂泊到鄰近城堡的農舍一室, 待神智失常的李爾王睡下, 忠心耿耿的肯特伯爵對葛羅斯特伯爵說:“安息可以鎮定他的損壞的神經。”[14]367肯特目睹國王的遭遇, 對他有深切的同情和關懷, 不愿直接陳述國王的瘋癲。

  莎士比亞四大悲劇中部分說話者對“瘋癲”人物有著關愛情感, 運用委婉語可以避免對他們的傷害。與之相對, 說話者沒有關愛情感, 則更易平鋪直敘。

  (15) I like him not, nor stands it safe with us / To let him madness range.

  國王看了哈姆雷特編排的戲劇影射國王的罪行, 惱羞成怒, 直接用madness來形容哈姆雷特的行為。“I like him not”已經顯示國王對哈姆雷特無關愛情感, 拒絕使用委婉語。由上述可知, 委婉語的使用與關愛情感息息相關。

  2.委婉語中的褒義詞凸顯關愛內涵

  莎劇委婉語還有一個有趣的現象, 在形容瘋癲的表達式中加入褒揚、贊美、正面意義的詞語, 凸顯出說話者對“瘋癲”人物的關愛情感。

  (16) Fall ten times double on that cursed head / Whose wicked deed thy most ingenious sense / Deprived thee of

  (17) Poor Ophelia / Divided from herself and her fair judgement, /Without the which we are pictures or mere beasts

  例 (16) 中雷歐提斯對妹妹奧菲利婭有關愛情感, “剝奪你的理智”表達瘋癲含義, 而表達式中又加入most ingenious來形容妹妹的理智, 雖無奈表述妹妹瘋癲, 但仍用褒義詞來贊美妹妹, 體現說話者的情感偏向。例 (17) 國王對奧菲利婭的瘋癲有同情之意, 委婉表達了她的瘋癲, 同時用fair (公正合理的) 褒義詞來加以描述。“瘋癲”委婉語中加入褒義詞, 從語言層面表現出說話者關愛的情感內涵。

  (二) 說話者情緒影響委婉語的使用

  在莎士比亞四大悲劇中, 說話者情緒對委婉語的使用有一定的影響:情緒平穩的狀態下更傾向于使用委婉語, 情緒失控則不會選擇委婉的表達方式。

  (18) Alas, he’s mad!

  例 (13) 和 (18) 是一組鮮明的對比:例 (13) 使用委婉語, 例 (18) 直接陳述瘋癲。說話者均為王后, 瘋癲對象都是她的兒子哈姆雷特, 關愛情感等值, 變量為說話者情緒。例 (13) 王后請兩位臣子去看看自己發了瘋的兒子哈姆雷特, 人物正常對話, 并未有突發狀況, 王后情緒平穩, 使用too much changed表達式。例 (18) 哈姆雷特在王后面前刺死了躲在帷幕后的波洛涅斯, 王后受到驚嚇, 接著哈姆雷特滔滔不絕地控訴母親和叔父的罪行, 王后又受到了極大刺激, 情緒失控, 直接使用了mad一詞。心理學認為語言是溝通交流的重要工具, 語音、語調等語言表情是表現說話者情緒的重要手段[16]。筆者認為, 說話者的情感狀態是決定其是否使用委婉表達的重要因素。

  (三) 說話者形象影響委婉語的使用

  一般來講, 女性比男性更多使用委婉語, 受教育程度也影響委婉語的使用[5]19。前人已指出委婉語的使用特點與說話者形象具有相關性。在莎士比亞戲劇中, 說話者人物形象同樣影響委婉語的使用。例 (7) 奧菲利婭在表述哈姆雷特的瘋癲時, 說他的理智“像美妙的銀鈴失去了諧和的音調”[14]144, 雖情緒悲傷, 語言依然婉轉優雅。波洛涅斯則直接形容哈姆雷特的瘋癲。據統計, 《哈姆雷特》中波洛涅斯使用的“瘋癲”非委婉表達式共計11次, 其中mad使用6次, madness使用4次, lunacy使用1次。

  奧菲利婭的委婉表述與波洛涅斯的平鋪直敘形成鮮明的對比, 人物性別是直接因素, 女性通常比男性更多使用委婉語。奧菲利婭在他人心中的形象是“甜美”“美麗”“善良”的, 她在瘋癲狀態下依然歌唱, 最后淹死在飄滿花瓣的小溪中, 她委婉的表達方式也體現了自身善良、優雅的特質。而波洛涅斯是一個自作聰明、阿諛奉上而常辦蠢事的封建貴族[17], 他絞盡腦汁尋找哈姆雷特瘋癲的原因, 毫無憐憫同情的內心與瑣碎的言語導致mad等詞反復使用, 自身特征影響了他語言的選擇與使用。

  四、莎劇“瘋癲”委婉語的語用原則

  委婉語的使用能夠達到緩和關系、維護面子等表達效果, 所以委婉語的語用學研究價值特別明顯。以下我們通過實例分析莎劇中使用委婉語所遵循的語用原則。

  (一) 禮貌原則

  禮貌是社會文明進步的標志, 是人際交往活動的標準之一, 語言活動作為人際交往活動的一種, 同樣也受禮貌的制約。一般來講, 語言越直接, 就越顯得唐突, 語言越間接, 就更顯得婉轉[18], 而委婉語的使用是間接婉轉的, 更顯禮貌得體, 符合禮貌原則。言語使用遵循禮貌原則, 能避免言語直接引起的摩擦、誤會、沖突, 能起到淡化矛盾、展現修養等作用。

  (19) What, have you lost your wits?

  (20) Are his wits safe? Is he not light of brain?

  例 (19) 《奧賽羅》中伊阿古和羅德利哥在勃拉班修家門口大吵大嚷, 而勃拉班修并未認出兩人。面對陌生人的打擾, 他采用lost your wits的委婉表述方式, 詢問對方是否失去了理智, 沒有直接表述mad, 說明勃拉班修在面對陌生人的時候遵循禮貌原則, 避免矛盾激化。例 (20) 奧賽羅不留情面地責罵自己溫柔的妻子, 奧賽羅的部下羅多維科見此情景, 驚詫憤怒, 但面對自己的上級, 依然遵循禮貌原則, 用“Are his wits safe?”表達式代替mad。一般來講, 社會等級低的人對社會等級高的人遵循禮貌原則, 社會地位的距離影響語言距離, 有距離的間接表達符合人物的身份地位。

  遵循禮貌原則能夠顯示說話者言語得體, 對禮貌原則的有意打破則直接導致非委婉用語的使用。

  (21) Let it fall rather, though the fork invade / The region of my heart: be Kent unmannerly / When Lear is mad.

  李爾王要求三個女兒表達對他的愛, 小女兒默默愛著父親卻不善表達, 她不加修飾的誠實惹怒了父親, 李爾王要斷絕和小女兒的關系, 肯特伯爵覺得他不可理喻, 說道:“李爾既然發了瘋, 肯特只好不顧禮貌了。”[14]313肯特直接使用mad形容李爾王, 同時表達自己是對禮貌原則的有意打破, 用unmannerly來形容自己。以上反例更加說明莎劇委婉語的使用與禮貌原則有密切聯系。

  (二) 面子原則

  Brown和Levinson提出了面子保全論, 設定交際活動參與者是“具有面子需求的理性人”, “面子”指的是社會活動參與者有維護公眾場合下“個人形象”的需求, “理性”指的是交際雙方具有正常交際能力, 包括實際推理能力、達到交際目標所采用最佳手段的能力等[19]。維護面子是交際活動中的正常需求, 莎劇人物也會采取委婉語的手段來維護對方面子與自己的面子。

  (22) He tells me, my dear Gertrude, he hath found / The head and source of all your son’s distemper.

  (23) Sit, worthy friends. My Lord is often thus, /And hath been from his youth: pray you, keep seat;/The fit is momentary; upon a thought / He will again be well.

  例 (22) 為國王與王后的對話, 國王需要維護與王后的融洽關系, 必然顧及夫妻面子, 而說“發現了你的兒子心神不定的原因”[14]124, 并未使用mad來傷害王后。例 (23) 麥克白在宴會上瘋瘋癲癲、胡言亂語, 麥克白夫人為維護自己丈夫的面子, 也怕他們的陰謀露出蛛絲馬跡, 便用thus、fit委婉的表述方式, 表明陛下只是“病了”來掩蓋事實真相。莎劇委婉語的使用遵循維護面子原則, 無論是維護對方面子來融洽關系, 還是維護自己或自己一方的面子來自我保護, 都是相輔相成的。主動遵循面子原則, 一般都會達到滿足雙方面子需求的雙贏效果。

  (三) 語境順應原則

  委婉語的使用離不開對語境的考量。比利時語用學家耶夫·維索爾倫的順應論可以作為審視委婉語與語境之間關系的視角。作為語用學研究范疇, 順應論指的是語言選擇與語境之間的動態順應, 即語言使用要順應具體的語境。在莎劇人物對話中, 如果對方使用委婉語, 說話者一般會順應語境, 也采用委婉的表達;說話者施以禮貌, 根據語境順應原則, 對方也會以禮貌回饋。

  (24) Doct. Not so sick, my Lord, /As she is troubled with thick-coming fancies, /That keep her from her rest./Macb, Cure her of that:/Cast thou not minister to a mind diseas’d…

  麥克白夫人發了瘋, 麥克白向醫生咨詢夫人的病情, 醫生出于禮貌的考量, 委婉回避瘋癲的表述:“回陛下, 她并沒有什么病, 只是因為思慮太多, 連續不斷的幻想擾亂了她的神經, 使她不得安息。”[14]472, 實際上麥克白夫人幻覺、幻聽已經非常嚴重, 而醫生的委婉敘述弱化了病情的嚴重性。麥克白聽出了話語背后的含義, 但遵循語境順應原則, 順應醫生的委婉說法, 用a mind diseas’d來回避瘋癲。語境順應是交際雙方相互配合、順利進行交流活動的原則, 不容忽視。

  五、結語

  莎士比亞戲劇是一座早期現代英語的語言寶庫, 其中的委婉語體現了莎劇以及語言本身的魅力。本文以莎士比亞四大悲劇為語料, 探討“瘋癲”的委婉表達, 得出以下結論:莎劇“瘋癲”委婉語的構成方法豐富多樣, 但很少涉及語法委婉 (否定、時態、語氣等) 與語音委婉 (變音、省音) ;莎劇“瘋癲”委婉語與文學作品元素有緊密的聯系, 委婉語的使用能夠反映人物情感、情緒與形象特征;莎劇“瘋癲”委婉語通常出現在人物對話中, 因此會遵循語用原則——禮貌原則、面子原則與語境順應原則。委婉語讓莎劇的語言更加豐富多彩, 提升了作品的藝術價值;加深委婉語的理解, 也能幫助讀者更好地鑒賞莎劇獨一無二的魅力。

  參考文獻

  [1] RAWSON H.A dictionary of euphemisms and other doubletalk[M].New York:Grown Publishers, Inc., 1981.
  [2] HARTMANN R R K.Routledge dictionary of language and linguistics[M].Trauth G P, KAZZAZI K, trans.Routledge:Appliced Science Publishers, 1972.
  [3] 王希杰.漢語修辭學[M].北京:北京出版社, 1983:234.
  [4] 陳望道.修辭學發凡[M].上海:上海教育出版社, 2001.
  [5] 束定芳, 徐金元.委婉語研究:回顧與前瞻[J].外國語, 1995 (5) :17-22.
  [6] 何善芬.英漢語言對比研究[M].上海:上海教育出版社, 2002.
  [7] 徐海銘.委婉語的語用學研究[J].外語研究, 1996 (3) :24.
  [8] 沈彤.委婉語的語用小議[J].四川外語學院學報, 1998 (4) :71-74.
  [9] 劉森林.語用策略[M].北京: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 2007:310-318.
  [10] 馬粉英.瘋癲與文明:《李爾王》中的瘋癲意象研究[J].重慶師范大學學報 (哲學社會科學版) , 2012 (1) :118-123.
  [11] GHANOONI A R.Sexual pun:a case study of Shakespeare’s Romeo and Juliet[J].Cross-cultural communication, 2012, 8 (2) :91-100.
  [12] JOHNSON L.Quaint knowledge:a “body-mind” pattern across Shakespeare’s career[J].Conjunctions of mind, soul and body from Plato to the enlightenment, 2014, 15:279-301.
  [13] DOLOFF S.Let every good student warn his fellows…beware of whores:Martin Luther and Hamlet’s harlot problem[J].Notes and queries, 2015, 62 (4) :556-559.
  [14] 莎士比亞悲劇[M].朱生豪, 譯.北京:中國友誼出版公司, 2013.
  [15] 曾慶茂, 徐昌和.英語修辭鑒賞與寫作[M].上海:同濟大學出版社, 2013:89.
  [16] 李宏翰.心理學:原理與應用[M].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 2012:195.
  [17] 于漪, 陶本一.文學形象辭典[M].西安:陜西人民教育出版社, 1991:463.
  [18] 何兆熊.新編語用學概要[M].上海:上海外語教育出版社, 1999:213.
  [19] BROWN P, LEVINSON S.Universals in language usage:politeness phenomena[M]//GOODY E.Questions and politeness:strategies in social interaction.Cambridge: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78:63-67.

  注釋

  1 本文所用語料均出自阿登版莎士比亞的《哈姆雷特》《奧賽羅》《李爾王》《麥克白》, 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2008年版。
  2 參見:Foakes (2007:237) 注釋[185]Bedlam refers to Bethlehem Hospital, which was established in London by the fifteenth century as a place to hold the insane.
  3 參見:Foakes (2007:303) 注釋[102]Bedlam was used in the sixteenth century as a common noun to mean a discharged lunatic who was licensed to beg (OED 5) .

聯系我們
范文范例
網站地圖 | 網站介紹 | 聯系我們 | 服務承諾| 服務報價| 論文要求 | 期刊發表 | 服務流程
极速快乐十分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