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標簽:代寫本科論文 寫作發表 工程師論文 代寫一篇論文多少錢
當前位置: 代寫一篇論文多少錢 > 社會哲學論文 > 幸福的含義和獲得方式探究

幸福的含義和獲得方式探究

時間:2019-06-27 13:59作者:曼切
本文導讀:這是一篇關于幸福的含義和獲得方式探究的文章,亞里士多德認為, 幸福是最高的善, 是人生的終極目標, 是人合乎德性的實現活動。他提出人的“幸福”存在于踐行德性的現實活動中, 并進而提出“沉思活動是最高的幸福”, 這使得他成為一位將實踐經驗和理論思辨想結合的

  幸福一直是各國哲學家關注的重要哲學問題。在對幸福問題的思考與探索中, 亞里士多德把善、普遍的行為法則、具體的德性等與人的幸福聯系起來探討, 形成了他的幸福理論。亞里士多德認為, 幸福是最高的善, 是人生的終極目標, 是人合乎德性的實現活動。他提出人的“幸福”存在于踐行德性的現實活動中, 并進而提出“沉思活動是最高的幸福”, 這使得他成為一位將實踐經驗和理論思辨想結合的著名哲學家。

  一、什么是幸福

  (一) 幸福是最高的善, 是一切行動的最終目的

  亞里士多德首先從“目的論”對幸福的界定展開分析, 得出幸福是最高的善這個結論。這也證實了亞里士多德所提到的一切的現象都由四個原因 (“四因論”, 即物質因、動力因、形式因和目的因) 形成, 目的因尤為重要。

  “每種技藝與研究, 同樣地, 人的每種實踐與選擇, 都以某種善為目的”, 在他那里, 善被認為是世界上一切事物所追求的目標。他認為所有行動都有其目的———某種善 (即具體的善———具體的目的) 。世界上有多種多樣且各不相同的活動、技能和科學。它們行動的目的也是不盡相同的, 比如說防身術的目的是保護與安全, 醫術的目的是病人的安康, 廚藝的目的是制作美食, 化妝術的目的是美貌漂亮, 投資術的目的是增加財富等。另外, 這些善也有不同的情景:有些單純是另外更高目的的手段, 比如說造船術的目的是船舶, 造船術就是制作船舶的手段;有些本身是目的, 但同時也可以作為更加高級善的手段, 比如說造船術的目的是船舶, 但船舶又是航運———更高級善的手段。一切更高的目的都包含了所有低于它的目的———航運是船舶也是造船術的目的。

  善不是無窮的, 不是沒有盡頭的, 是存在最高善的, 最高善是某些具體善的累積, 是通過德性活動在現實生活中實現的。那么最高善是指什么?什么性質的善才能達到最高的善?亞里士多德所說的“善”, 是廣義性質的善, 有雙重含義即就其本身而言和通過它們自身進而到達更高善, 他認為善是眾多目的的總和:既然人的行為都有其目的, 那么人的這些行為就組成了一個長長的目的鏈, 最高的善就是整個目的鏈的最頂端, 它使目的鏈不至于無窮無盡沒有盡頭。這就和柏拉圖關于“善”的理論有明顯的差異。

  這種至高無上的善具體而言不是大多數人以為的錢財、歡樂或名譽, 而是幸福。他認為錢財、歡樂或名譽這些以上還有更高的善, 也就是說我們選擇這些是想要通過它們達到幸福, 它們是手段, 而選擇幸福則是為了幸福自身, 它之上再沒有其他任何可追求的更高目的, 它是一切行為的最后目的, 這才是最高的善。

幸福的含義和獲得方式探究

  (二) 幸福是善的靈魂的活動

  亞里士多德提出每個人的實踐和選擇都有其目的 (某種善) , 這些目的又有高低之分, 高的目的包含低的目的, 那么可以說善存在等級之分。亞里士多德把善分為三個等級:外在善、身體善和靈魂善。外在善是指對身外之物的追求, 比如錢財、權勢、名譽等;身體的善是指人對其自身在現實方面的追求, 比如健康、美貌等;靈魂的善有邏各斯 (我認為此處的“邏各斯”大約是理性的意思) 和無邏各斯 (感性層面) 的部分, 對應德性中的理智德性和道德德性。這三類善的等級應該是依次上升的, 靈魂善是其中最高和最真實的善, 幸福存在于這種靈魂善中, 但其實現還需要外在善作為部分條件。

  (三) 最高善與政治學

  在了解最高善是什么之后, 那么, 哪一種科學是與它相對應的呢?問題的答案就是政治學。政治學是最高層次的科學, 是最具權威的科學:其他科學都可以為政治學服務, 很多科學隸屬于政治學的范疇, 所以政治學的目的就包含著其它學科的目的。

  政治學這個學科是服務于上層建筑的, 在古希臘, 就是城邦治理。亞里士多德在《政治學》一書中寫到:“一切社會團體都以善業為目的, 那么我們也可說社會團體中最高而包含最廣的一種, 它所追求的善業也一定是最高而廣的:這種至高而廣的社會團體就是所謂‘城邦’”, 可見城邦和政治共同體所追求的也是最高的善。在古希臘, 城邦是優于家庭和個人的, 城邦的最高善可以說是實現全體公民和整個城邦的幸福, 較之個人來說, 更完滿。

  二、幸福的獲得方式

  “如果幸福通過努力獲得比通過運氣獲得更好, 我們就有理由認為這就是獲得它的方式”, 也就是說, 幸福不是人生來就有的, 而是需要我們在人生中為之奮斗獲得。幸福在于靈魂善中的那部分合乎德性的實現活動。靈魂善中邏各斯的部分對應的是德性中的理智德性, 靈魂善中無邏各斯的部分對應的是德性中的道德德性。故幸福的獲得方式有兩種, 一種是靈魂善中對應的道德德性的實踐行為;另一種是靈魂善中對應的理智德性的沉思活動。

  (一) 道德德性的實踐行為

  道德德性是由在后天生活中養成的習慣產生, 不源于自然但也不完全與自然無關:我們天生就自然具備接受德性的能力, 所以并不是完全與自然無關, 但它的完全形成依賴于后天的習慣養成, 只要是沒有喪失品德能力的人都可以通過自己的努力學習獲得幸福, 這種通過努力得到的幸福比通過機遇要穩定要更好。所有道德德性也不是源于自然的。政治的作用在這方面也可以體現出來:政治可以通過立法或對行為的規范造就公民的行為習慣, 使其道德德性變好。道德德性不是感受情感的能力, 而是對待情感的品質, 是一種主動的選擇。道德德性要聯系到靈魂善中的邏各斯的那部分, 即不要盲目感性, 要受到理性的制約。道德德性在感情和實踐的選擇上強調相對于我們自己的適度, 不要過量也不要不足, 即中道原則。亞里士多德在《尼各馬可倫理學》的第2卷到第5卷, 詳細闡述了道德德性和其具體表現, 著重表述了勇敢、公正、節制、友愛、快樂五種具體的德性, 他認為這些德性要把握好自身的彈性, 比如說節制就要處于放縱與拒絕之間;友愛要處于諂媚與冷淡之間。從他的觀點來看, 幸福可以通過實踐活動獲得, 是自我潛能的實現, 是自我奮斗的結果。

  (二) 理智德性的沉思活動

  行為要適度就好比學生放學要回家一樣逐漸養成了習慣, 但對這些事情并沒有自己的思考, 所以還必須要懂得何為適度和如何確定適度, 這就是靈魂有邏各斯部分的性質, 對應的是德性中的理智德性。理智德性簡單說大約是理性的意思, 通過學習和指導產生和發展, 需要時間和經驗來養成理性思維。靈魂有邏各斯部分又可分為知識的部分和推理和思考的部分:科學和技藝是知識的部分;明智是推理和思考的部分, 考慮到一般來說對自身有益和有益事物的質量, 與道德德性一起完善著活動;努斯是靈魂對不變事物知識的掌握, 對可變事物的起源的品質的推理, 是神性的東西;智慧是努斯和科學的結合。

  亞里士多德進而又指出沉思是最完美的活動, 只有通過自身中的神性部分才能過上這樣的生活。道德美德的實現是第二好的, 因為道德德性是自身中人性的部分。道德美德的實踐需要很多外在善的東西, 而沉思卻不需要這些, 沉思是對理論和概念的思辨, 是純理性的、是近乎于神的思考, 是獨立的、專注的, 不與外界相關。進而指出最完善的幸福是某種沉思活動, 沉思是具有智慧的哲學家常常進行的活動, 所以智慧的人———哲學家的生活是最幸福的。亞里士多德作為一個哲學家, 他的著名名言“吾愛吾師, 吾更愛真理”就是基于真理是智慧人生的崇高追求。

  幸福是合于我們最好那部分的德性, 這個“最好的德性”指的就是沉思活動。沉思總體來說是連續的, 持續時間比其他任何活動都長;沉思可以不依賴于其他, 是最具“自我”的, 一個可以自足的事物遠比那些不能自足的事物要高貴許多;另外, 沉思是惟一因為它自身的原因而被人們熱衷的活動, 沉思很純粹, 除了自身的問題沒有別的其它東西。因此, 理智德性中的沉思活動也是得到幸福的一種方式。

  亞里士多德用富有科學的思辨法為我們定義和展現了幸福的最高準則, 即人應該進入到理性思辨的活動中, 用近乎神性的思考找到真正的自己, 然后籌劃幸福的生活。因此, 亞里士多德的幸福觀可以看做是一門關于如何“成已”的學問, 一門關于如何“成神”及過最幸福生活的學問。

  (三) 實踐活動與沉思活動的關系

  沉思源于人類對知識的渴求, 所以沉思的首要對象是永恒不變的真理, 但也可以是某些實踐行為, 亞里士多德顯然不否認后者, 很多在政治科學領域的工作就是思辨能力與實踐能力相結合的例子。他在《尼各馬可倫理學》中對有關立法學的表述也體現了這一點:城邦中的行為規范和法律制度可以約束公民, 使其行為高尚、德性和品質得到提高, 然而要想約束公民的行為規范, 建立良好的法律制度和公共制度, 就必須要求立法者既要有思辨能力, 又要有一定實踐經驗的積累, 了解公民生活及其習慣, 從而制定合理合法、被公民服從的公共制度。也就是說立法者要將道德德性和理智德性相結合, 知行合一。亞里士多德心中理想的城邦就是指在城邦中的實踐行為和沉思活動最大限度地保持一致, 通過沉思活動使城邦各方面建設的更好, 滿足公民的實踐需要。他極大地鼓勵公民在城邦中進行沉思活動, 過理性的生活, 但并不完全否定了人的實踐活動, 城邦是為了全體公民的幸福生活。城邦的建設成為亞里士多德政治的最終目標。

  因此, 在亞里士多德看來, 沉思活動比實踐活動更高一籌, 但二者并不沖突:首先, 沉思活動是最完善的幸福, 實踐活動就可以說是不太完善的幸福, 無論是道德德性的實現活動———實踐行為, 還是理智德性的實現活動———沉思活動, 都能使人獲得幸福, 但幸福的程度是有差別的。可以說亞里士多德沒有明確表明道德德性和理智德性二者的實現活動之間的關系, 沒有對這兩種方式得到的幸福程度劃分等級, 但是在他的表述中可以看到他對二者的高低評價, 所以這兩種幸福并不存在沖突對立的矛盾。

  三、亞里士多德幸福觀之局限

  (一) 亞里士多德的幸福觀只針對城邦公民

  亞里士多德談到的城邦的共同幸福涉及的是理想城邦中的公民, 不包含城邦中的奴隸和外邦人等, 也就是說他們這些沒有公民地位的人沒有幸福的外在善做取得幸福的條件。這樣看來亞里士多德并沒有將他的理論應用于城邦中的所有人, 而是只局限于公民, 但這應該與當時古希臘時代的局限和對性別及身份的歧視有很大關系, 而且這些局限也并不意味著他的幸福理論不適用于城邦公民之外的所有人。

  (二) 亞里士多德忽略了情感、意志、生命力等因素對幸福的作用

  亞里士多德強調幸福就是過上理性的生活。一方面, 要通過對理論的學習和整理, 進行有關知識和理論的純理性思辨活動, 探索世界的不可知和真理;另一方面, 要用理性規范人的行為, 要能用理性控制感情。然而, 亞里士多德在其幸福論中突出強調理性主義的重要作用, 忽略了情感、意志和生命力等非理性因素對幸福的作用。比如審美、情感、娛樂和生產活動等都沒有考慮。

  四、啟示

  (一) 幸福要付諸行動, 實現人的價值

  幸福不是一種時不時的感覺, 而是倡導踴躍行動和有所作為。幸福不是對痛苦的逃避, 或者只關注人的精神生活, 甚至在宗教生活中追求靈魂的平靜和來世的幸福, 而是在實踐和思考活動中追求卓越, 發揮人的潛能, 實現人的價值。幸福不是自己勉強可以活下去的生活, 而是美好的生活。亞里士多德從蘇格拉底的“認識你自己”到“實現你自己”, 從蘇格拉底的“精神幸福才是真正的幸福”到“在實踐和沉思活動中獲得幸福”。

  (二) 幸福與德性不分離

  亞里士多德承襲了古希臘“德性論”的傳統, 提出人的“幸福”存在于合乎完美德性的現實活動中, 進而提出“沉思活動是最完善的幸福”。幸福是我們最好部分的德性, 所以要想研究亞里士多德的幸福觀必須要研究其德性論, 無論是理智德性中的最完善的幸福———沉思活動, 還是道德德性中不太完善的幸福———實踐活動, 都離不開德性的具體表現。

  (三) 注重集體的共同幸福

  亞里士多德幸福觀的著眼點是不是個人而是集體, 他強調城邦的幸福要高于個人的幸福。當今社會是一個鼓勵個性解放的時代, 越來越重視個性, 個體對幸福有更多的發言權, 所以對幸福的定義也越來越多樣, 幸福的內容也更多地依賴于自我的感受, 更加忽略集體的共同幸福, 片面的將幸福看作是身體的和物質的滿足, 比如拜金主義和吸毒行為。亞里士多德的幸福觀讓我們在更這個復雜、個性、又充滿爭執的社會中不禁思考個人在社會中的角色位置, 以及什么是幸福, 應該追求什么樣的幸福。

  (四) 強調后天的教育對培養德性的重要性

  亞里士多德認為我們天生就具備接受德性和學習的能力, 但德性不是天然形成、一成不變的, 而是可以通過后天長期的學習和努力獲得, 這里就特別強調后天教育對德性發展的作用。亞里士多德認為人生來就是一種政治動物, 對知識的渴求是人的本性, 通過后天的學習可以幫助人們成為一個好的實踐者或思辨者。

  (五) 幸福是一生一世的幸福

  亞里士多德的幸福不是指在某個時刻節點的幸福感, 而是貫穿在人一生的生活中。他的幸福觀建立在人由生到死的整個生命歷程之上, 它是一種完整的、可長久的幸福。這使他的幸福理論有別于快樂主義理論, 亞里士多德認為快樂不是善, 善是人追求的最終目的, 而快樂只是一種感性上的需求。比如奮斗主義是幸福, 享樂主義就是快樂。因為快樂的重點在于感覺, 而感覺總是即刻的, 是片段式的, 不能長久, 缺乏對整個人生的一種把握和規劃。

  參考文獻

  [1]亞里士多德.尼各馬可倫理學[M].商務印書館, 2003.
  [2] 亞里士多德.政治學[M].商務印書館, 1982.
  [3]周雯.亞里士多德“幸福論”研究[D].中南大學, 2002.
  [4]關素華.亞里士多德幸福觀研究[D].華僑大學, 2015.
  [5]周華.論亞里士多德的幸福觀[D].華東師范大學, 2005.

聯系我們
范文范例
網站地圖 | 網站介紹 | 聯系我們 | 服務承諾| 服務報價| 論文要求 | 期刊發表 | 服務流程
极速快乐十分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