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標簽:代寫本科論文 寫作發表 工程師論文 代寫一篇論文多少錢
當前位置: 代寫一篇論文多少錢 > 法律論文 > 國際法視角探析國際貨幣金本位制度變遷

國際法視角探析國際貨幣金本位制度變遷

時間:2019-06-18 11:33作者:曼切
本文導讀:這是一篇關于國際法視角探析國際貨幣金本位制度變遷的文章,以史為鑒, 在當今全球治理的背景下, 對于國際貨幣體系構建有著新的時代要求, 也啟發著各個國家對于建立一種可以在全世界范圍內公認、可以被普遍接受的法律規則保障其運行的國際貨幣體系的新思考。

  摘    要: 國際貨幣金本位制度是國際金融發展歷史上非常重要的貨幣制度, 該制度以金幣本位制度、金塊本位制度、金匯兌本位制度為主要的表現形式。雖然這是一種國際貨幣制度, 但是該制度卻并不是以國際法為基礎的, 形成的方式也不是國家之間的合作協商, 而是源于英國國內金本位制度的發展與延續。基于國際法視角來回顧和審視這個制度, 分析其最終未能延續至今的原因, 吸取其中的經驗教訓, 并為在全球經濟縱深發展的形勢下, 對推動未來國際貨幣體系的構建給予一些啟示與思考。

  關鍵詞: 金本位制度; 國際法; 審視;

  Abstract: The international monetary gold standard system is a very important monetary system in the history of international financial development. The main forms of the system are the gold coin standard system, the gold bullion standard system and the gold exchange standard system. Although it is an international monetary system, it is not based on international law, nor is it formed by mutual cooperation and negotiation between countries. It comes from the development and continuation of the British gold standard system. Based on the perspective of international law, this paper reviews the system, analyses the reasons for its failure to continue to this day, draws lessons from it, and gives some enlightenment and reflection on promoting the construction of the future international monetary system in the context of deep development of global economy.

  Keyword: monetary gold standard system; international law; review;

  1816年, 《金本位法案》在利物浦伯爵領導下的議會中通過, 標志著英國率先完成了金本位制度的建立。另外, 英國通過國內立法的形式將黃金作為衡量本國貨幣的唯一價值尺度, 其無限法償性貫穿于貨幣的整個支付過程中。英國憑借其強大的經濟實力, 不斷擴大這種制度在國際范圍內的影響。同時, 這種制度也使得英國成為該貨幣體系下的最大贏家[1], 當時全球超過2/3的貿易信貸是通過倫敦進行的, 超過一半的長期投資也是通過倫敦進行的。英國成為當時世界上最大的債權國[2]。

  英國的這種以黃金作為本位貨幣的制度, 在半個多世紀之后被德國、意大利等歐陸國家所接受, 歐陸國家及大洋彼岸的美國紛紛開始建立起金本位制度。也正是在這些歐陸國家及美國等資本主義強國的共同引領下, 金本位制度開始具有了國際性。

  一、國際貨幣金本位制度的最初形式——金幣本位制度

  金本位制度的最初形式是金幣本位制度。狹義的觀點認為, 金本位制度就是金幣本位制度[3]。該制度具有如下特點。

國際法視角探析國際貨幣金本位制度變遷

  (一) 黃金充分發揮國際貨幣職能

  這種制度下的本位貨幣是黃金, 每一種貨幣都具有通過法律規定下的含金量, 各個國家的貨幣通過按照其法定的含金量來確定彼此之間的比價;金幣的鑄造在民間是絕對自由的, 鑄造金幣僅僅需要個人按照本幣的含金量來將自己手中的金塊送進鑄幣廠, 然后就可以獲得等量的金幣;同時, 黃金的兌換在民間也是絕對自由的, 貨幣當局不限制在自由市場上其他金屬輔幣及銀行券與黃金和金幣進行等量交換;允許黃金自由輸出輸入。黃金成為獨一無二的國際儲備, 并且國際結算也依賴于黃金。這種具有高度寬松自由的貨幣制度, 使得黃金能夠充分地發揮出國際貨幣職能的作用, 穩定了當時的貨幣秩序, 從而使得這一時期的資本主義經濟得以迅速發展。

  (二) 貨幣規則自愿松散

  以黃金作為本位貨幣, 各國紛紛效仿, 進而由各國采取自愿的原則遵守具有一定共同性但卻沒有明確的法律條文規定的規則, 是該制度的另外一個特點。

  金本位制度建立的初衷是為了便利各國之間的貨幣金融交往, 促進各國之間的貿易往來, 推動各國經濟的共同發展。但是, 各國所遵守的共同規則, 由于沒有明確、得到各國普遍認可的法律條文的規定, 沒有相關的國際組織來管理, 故而沒有牢固的法律基礎。不僅如此, 該體系下的國家都采取自愿的原則來選擇性地遵守本來就已經很不穩定的規則, 所以這種“自愿性”的不穩定性也會根據各國利益的變化而進一步加強。因為沒有法律基礎, 該體系下對于各國行為的監督或者是管理也形同虛設, 也讓該制度的松散性的缺點暴露無遺。看似給予各國充分的自由選擇遵守與否的權利, 也使得各個國家常常基于本國的利益做出一些弄虛作假, 甚至是無視規則的事情。

  (三) 尚無國際法基礎

  金幣本位制度是以各國國內法為基礎的, 正如前文所述的該制度的特點:允許自由鑄造、自由兌換、黃金自由輸出輸入, 這些規則中的“自由”“允許”等含義包含的僅僅是各國可以行使的權利, 沒有規定各國的國際義務, 這顯然會造成權利與義務的不對等;這種權利與義務的關系不僅在國內法中沒有明確的規定, 而且也沒有共同的明確的國際條約來促使各國履行國際義務。所以, 這一時期的金幣本位制度沒有國際法基礎, 就更談不上會具有國際法上的意義。這種貨幣體系更像是西方資本主義國家以本國的國家利益為出發點, 基于彼此之間的某種默契對于相互之間的貨幣關系的一種“君子協定”。

  二、國際貨幣金本位制度的初步限制———金塊本位制度

  金塊本位制度也是金本位制度的一種。該制度產生于一戰結束后, 此時老牌資本主義國家因為在戰爭中的巨大消耗, 導致國內黃金儲備不足;再加之這些主導戰前國際貨幣秩序的國家在戰爭中普遍實行的浮動匯率政策, 使本國貨幣幣值變得極為不穩定。英法兩個國家的經濟實力已大不如前, 兩國為止住國內的經濟頹勢, 決定限制金本位制度, 采用金塊本位制度。此時, 唯有大洋彼岸的美國依舊保持著戰前的金本位制度。金塊本位制度具有如下特點。

  (一) 銀行券取代黃金的絕大部分職能

  流通領域里的金幣的使用被嚴格限制, 直至最終退出流通領域;金幣只在國際大宗貨物的收支清算時才使用;貨幣發行當局發行銀行券, 前提是必須有黃金的儲備為保障;銀行券不僅進入流通領域, 而且具有與本位貨幣一樣的無限法償性;與金幣本位制度相比, 此時兌換黃金已經是非常困難了, 黃金的兌換被嚴格限定在銀行券的條件之下。英國通過立法規定, 至少1 700英鎊才可以兌換黃金, 法國國內法更是將兌換黃金的最低額度提高到215 000法郎。

  在這種情況下, 對銀行券與黃金的可以兌換的最低數額加以規定, 使得民間的匯兌限制大大增加, 削弱了黃金自由兌換的基礎。此時的民間黃金兌換的自由度, 被極大地限制在銀行券可以與之兌換的條件下。這實際上是在各國黃金儲備不足的條件下, 各個國家寄希望于通過這種制度來保持本國貨幣幣值穩定的一種變通方式。但是, 這種方式也為后來各個貨幣集團之間形成森嚴的壁壘埋下了伏筆。

  (二) 黃金的國際貨幣職能受限

  金塊本位制度使得黃金在民間流通的可能性大大降低, 黃金的國際貨幣職能被嚴格限制。這種貨幣制度使得之前作為可以用來自由鑄造和自由兌換的金幣徹底退出了流通領域, 其功能也僅僅局限在國際大宗貨物的收支清算方面。

  一國民間自由兌換黃金的可能性降低, 國家間自由兌換黃金的難度也大大提升。這似乎已經開始違背資本主義國家之間的經濟自由往來的初衷, 也在某種程度上違背了金本位制度建立的初衷。因為金本位制度沒有國際法基礎, 沒有規定一國應該承擔的國際義務, 這就使得各國尤其是在一戰過程中因為戰爭的消耗而導致國內黃金大量流失的國家, 可以對國際義務無所顧忌, 完全根據本國的利益來調整本國的立法。這種立法的調整, 如果站在一國的國內法角度來觀察, 基于一國主權在國內的至高無上性而言, 確實是無可厚非。然而, 如果站在全球、國家間的角度來觀察, 這種以銀行券限制黃金的國際貨幣職能的國內立法, 也確實使得國際貨幣金本位制度的基礎被嚴重削弱。

  三、國際貨幣金本位制度的畸形發展———金匯兌本位制度

  金匯兌本位制, 亦稱虛金本位制度, 金匯兌本位制度同樣也是在一戰結束后建立起來的貨幣制度。金匯兌本位制度具有如下特點。

  (一) 黃金的兌換被禁止

  在這種制度下, 民間流通金幣與鑄造金幣已經被徹底禁止;流通領域中的銀行券已經被視作本位幣;銀行券僅僅可以供使用者去購買外匯, 兌換黃金或者是金幣的行為被絕對禁止;持有外匯的使用者可以持有外匯, 到該外匯的發行國去兌換黃金, 這種行為是被允許的;在國家層面上而言, 實行該貨幣制度的國家, 把準備金都提前存放在他國, 且黃金的兌換必須以各國之間提前議定好的比價為基礎進行。

  這是一國在本國國內黃金與外匯儲備均不足的情況下, 為了避免民間兌換黃金而導致本國內部黃金流失, 進而依靠這種自由匯兌作為同金本位制度保持聯系的一種形式。這種形式較之上文提到的通過銀行券匯兌限制黃金自由匯兌的形式, 在限制的程度上大大加深———通過國內立法的形式禁止了黃金在國內的自由兌換。在這種情況下, 把本國貨幣依附在他國 (實行金幣本位制度或者金塊本位制度的國家) 的貨幣之上, 是這一時期實行金匯兌本位制度的國家被迫做出的選擇。

  (二) 貨幣主權遭到極大破壞

  在當時一戰結束后的背景下, 一些戰敗國面臨巨大的戰爭賠款, 黃金用以支付戰爭賠款, 只能被迫通過改變原有的金幣本位制度, 采用金匯兌本位制度使本國貨幣與他國的貨幣掛鉤的方式來維持國內經濟的發展, 形成一種畸形的貨幣依附關系。這不僅僅使得當時世界上絕大多數的黃金都集中在少數幾個國家的控制之中 (英、法、美等一戰戰勝國) , 使得尋求貨幣依附的國家與被依附的國家之間形成了畸形的貨幣依附關系, 也使得尋求貨幣依附的國家的貨幣主權遭到了極大的破壞。

  貨幣主權是一國國家主權的體現, 因為沒有一個國家對其他國家擁有最高的法律權力和權威, 而各國也不從屬于其他國家的法律權力和權威[4]。如此一來, 在本來就沒有法律約束的金本位制度貨幣體系下, 一國迫于現實壓力將本國的貨幣主權“讓渡”給了其他國家, 這也為后來金本位制度的崩潰留下了巨大的隱患。因為主權是國家的固有屬性, 是國家獨立自主地處理對內對外事務的權力[5]。國家對于本國貨幣主權的維護不單純的是代表了一個主權國家對于本國貨幣制度的獨自管理的權力, 更是國家主權保持完整性的重要體現。這種由于國家貨幣主權遭到破壞進而影響到國家主權的不完整的影響已經開始從貨幣金融領域延續到了政治領域。

  在以上種種規定下, 似乎已經與金本位最初建立時的自由鑄造、自由流通和黃金自由輸出輸入的初衷完全不一致。而這種變化的產生距離國際貨幣金本位制度的形成不過三十多年而已。作為當時世界上唯一的國際貨幣制度, 僅僅存在三十余年就已經被修改的“面目全非”, 結果不得不令人深思。

  通過以上對國際金本位制度的逐步限制, 我們不難發現, 黃金作為國際貨幣的職能被逐漸削弱。尤其是在金匯兌本位下, 因為黃金都沒有存放在國內, 而是在國外, 這在某種程度上確實是提高了信用創造的能力, 意味著貨幣不再會受到黃金儲備的制約。但這是一種十分不穩定的做法, 因為本國的黃金存放在聯系國, 那必然會受到聯系國貨幣幣值波動的影響。不僅如此, 在面對經濟危機時, 更加不利于各國抵抗經濟危機, 大量兌換外匯使得聯系國的信用急劇緊縮, 使得危機進一步加深。

  貿易戰和貨幣戰已經成為資本主義國家間宣泄對彼此貨幣政策不滿的主要方式, 而這些方式也將各國的經濟推向了更深的深淵, 萬劫不復。金本位制度也最終土崩瓦解。取代黃金進入流通領域的紙幣也深深地陷入了信用泥沼中無法自拔。在這樣的時代背景之下, 想重新建立起統一的國際貨幣體系的可能性已經是微乎其微。于是各個貨幣集團開始紛紛登上歷史舞臺, 以歐陸大國法國為代表的法郎集團、以老牌資本主義國家英國為代表的英鎊集團、以資本主義新貴美國為代表的美元集團, 紛紛建立起自己集團內部的貨幣體系。這些貨幣集團之間有著嚴格的條件限制, 壁壘森嚴。這個時期統一的國際貨幣體系已經蕩然無存。

  四、構建符合金融規律的國際貨幣體系

  其實就如在文章開始時提到的那樣, 最早的金本位制度在金幣的鑄造及兌換方面給予了絕對的自由性, 黃金的流入與流出也沒有任何制度上的束縛。這些特點與建立該項制度的為發展自由貿易的初衷是相符合的。在早期的西方資本主義經濟蓬勃發展的歷史背景下, 西方資本主義國家希望進一步擴大對外貿易, 便利各國貨幣金融往來。看似是符合國際法中的普遍愿望的要求, 但是實則是具有非常大的局限性的。因為早期的資本主義國家發展的水平參差不齊, 雖然各國的愿望都是不斷擴大本國的對外貿易, 共同建立寬松自由的貨幣體系, 提升本國的經濟實力。但是, 各國卻僅僅將目光局限在國際貨幣領域, 而忽視了其他領域中可能影響國際貨幣關系的因素。如今我們站在國際法的視野下重新審視當時的金本位制度, 應在尊重以下原則的基礎上構建符合當代國際貨幣金融規律的國際貨幣體系。

  (一) 建立統一的國際貨幣規則

  深究該問題的根源, 還要回到國際貨幣金本位制度本身, 這種制度僅僅是一種形式, 一種西方各國出于自身利益、基于共同發展需求的一種“抱團取暖”。沒有明確的管理機構, 沒有明確的規章制度, 這也是金本位制度在短時間內反復被限制、修改, 乃至最后被瓦解的根源所在。因為沒有明確的法律的規定, 想要通過法律的強制性來約束各國的不正當的行為, 更是海市蜃樓。最后只能通過戰爭———軍事戰爭、貿易戰、貨幣戰的方式來解決“違法”的問題, 更是使西方各國最后掉入了因為沒有法律規則而導致的惡性循環中。所以, 國際化的貨幣體系的穩定必須以形成一種各國公認的、符合各國普遍愿望的國際規則為基礎。

  (二) 履行明確的國際義務

  國際貨幣金本位制度下的成員國普遍沒有履行國際義務。最典型的例子就是在金幣本位制度中, 許多國家僅僅是出于促進本國經濟利益的角度來自愿遵守“中央銀行或者貨幣當局發行鈔票時必須有一定的黃金儲備”的規則, 但是在實施的過程中許多國家卻是想盡辦法來規避掉這一規則, 而他國又沒有切實可行的辦法來解決這個問題。這是因為國際社會缺乏像國內社會那樣的強制機關來保證規則的實施, 如果各國不善意履行其承擔的國際義務, 國際社會成員相互之間的信任就會消失, 國際規則就會名存實亡, 國際秩序就無法維持, 各種國際合作機制就無法運作[6]。所以, 國際規則的有效運行和國際秩序的穩定, 從根本上來講, 不僅需要各國之間能夠形成一個各國公認的、符合各國普遍愿望的國際規則, 更需要這些共同達成的國際規則能夠被各個成員國來忠誠地遵守, 這些規則規定下的國際義務可以被各個成員國善意地去履行。但是, 當時的各成員國似乎沒有善意地去履行國際義務, 久而久之, 就為后來國際貨幣金本位制度的衰落留下了隱患。

  (三) 尊重他國貨幣主權

  基于這種沒有法律基礎的金本位制度的建立, 無不滲透著各國對于彼此國家貨幣主權不尊重的思想。國家貨幣主權其實是一個效力范圍, 它不僅要在一定時間內有效, 而且要在一定地域內有效, 前者稱之為屬時效力范圍, 后者稱之為屬地效力范圍;至于應該如何做, 什么行為他們應做或是不做, 那是一個規則的屬事效力范圍, 同時, 還要考慮到誰應該做或者避免做的問題, 即屬人效力范圍[7]。顯然, 沒有法律基礎的金本位制度, 怎么能夠使得各個國家學會尊重彼此國家的貨幣主權呢?金本位制度的確立, 就是以各國的國家利益為首要出發點, 受著一只看不見的手的指導, 去盡力達到一個并非其本意想要達到的目的。也并不因為事非出于本意, 就對社會有害。追求自己的利益, 往往使其能比在真正出于本意的情況下更有效地促進社會的利益[8], 亞當·斯密的這種“依靠看不見的手來調控經濟”的經濟學理論在當時就已經留下了重大的隱患。各個國家只思考采取何種貨幣政策會更有利于本國的利益, 而忽視他國的利益, 本質上就透露著對他國貨幣主權的不尊重。

  五、結語

  基于國際法視角來回顧和審視該制度, 我們不可否認該制度在特定的歷史時期發揮了其特定的歷史作用, 有著其特定的優勢。以本國利益為導向, 以貨幣政策為手段, 且這種手段的使用是不加以任何限制的絕對的自由化、絕對的靈活性, 這對于短時期的各國經濟的發展確實有著一定的推動作用。每個主權國家基于本國的國家主權來追求本國國家利益的最大化也是每個國家發展的必然要求。同樣, 我們也不否認, 離開了強大的國家實力的支撐, 貨幣本身是無法維持強勢的[9]。但是, 沒有規則的約束下, 過分強調依賴某一個或者某幾個國家的國家實力來維持國際貨幣體系, 就會陷入各個國家惡性競爭的循環里;沒有規則的約束下, 各個國家過分強調本國的權利, 這就會造成權利的濫用;沒有規則的約束下, 各個國家都是基于本國的利益去無限制地行使自己的權利, 各個國家就不會去履行應盡的國際義務。如果權利的行使不以履行義務為前提, 最終會導致混亂。自由必須要以規則的約束為前提, 自由地行使權利必須以忠實地履行義務為基礎, 追求自身利益的同時也要尊重他國的利益。

  隨著全球經濟的縱深發展, 國際貨幣制度的發展與勞工、環境、健康、教育等方面的聯系日益密切, 新時期國際貨幣體系的構建對于全世界各個方面的發展都有著舉足輕重的影響。所以, 像類似于金本位制度這樣松散的國際貨幣制度自然不能夠對國際貨幣體系的發展起到促進的作用。國際貨幣制度必須在一定合理的規則下運行, 才能穩步前進, 擔負起歷史賦予其的重任。

  而從進步的角度來選擇規則, 法律規則無疑是最有保障的規則。沒有以法律規則作為基礎是導致金本位制度最終走向瓦解的根源。以史為鑒, 在當今全球治理的背景下, 對于國際貨幣體系構建有著新的時代要求, 也啟發著各個國家對于建立一種可以在全世界范圍內公認、可以被普遍接受的法律規則保障其運行的國際貨幣體系的新思考。

  參考文獻

  [1] B.J.Cohen.The Future of Sterling as an International Currency[M].London:Macmillan, 1971:59-61.
  [2]孫樹強.英鎊國際化的隕落[J].金融博覽, 2018 (4) :94-95.
  [3]王傳麗.國際經濟法[M].北京:法律出版社, 2012:272.
  [4]詹寧斯·瓦茨.奧本海國際法:第一卷[M].王鐵崖, 陳公綽, 譯.北京:中國大百科全書出版社, 1995:94
  [5] 周鯁生.國際法:上冊[M].北京:商務印書館, 1981:175.
  [6]曾令良.國際法[M].北京:法律出版社, 2005:85.
  [7]凱爾森.法與國家的一般理論[M].沈宗靈, 譯.北京:中國大百科全書出版社, 1996:45.
  [8] 亞當·斯密.國民財富的性質和原因的研究:下卷[M].郭大力, 王亞南, 譯.北京:商務印書館, 2003:27.
  [9]楊玲.英鎊國際化的歷程與歷史經驗[J].南京政治學院學報, 2017 (2) :72-78.

聯系我們
范文范例
網站地圖 | 網站介紹 | 聯系我們 | 服務承諾| 服務報價| 論文要求 | 期刊發表 | 服務流程
极速快乐十分彩